科创板IPO艰难 新疆大全披露第二轮问询回复函

仅用了3个月时间,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疆大全”或发行人)就完成了上市辅导并于2020年9月正式向上交所递交申报稿。然而,在多轮问询下,新疆大全拟科创板IPO显得并不轻松。

2021年1月15日,新疆大全披露了第二轮问询回复函。问询函中,关于公司存在通过贷款银行向供应商发放贷款的情形再度被问及。

托付转贷转贷最高近5亿

转贷,即公司以支付供应商货款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供应商收到相关银行贷款后再转回公司,公司相当于用应付款业务申请贷款。

据首轮问询函披露数据,报告期内,新疆大全认定的转贷金额分别为8,855.00万元、9,480.00万元、17,800.00万元、0元。然而,新疆大全在首轮问询函回复中,以公司与各供应商之间有真实业务背景为由,认定上述以受托支付方式使用银行贷款的行为,不属于转贷行为。

但在第二轮问询函回复中,新疆大全改口将各期对供应商的全部贷款走账又全部认定为转贷。

据披露数据,报告期内,发行人与各供应商之间发生的实际的贷款走账金额分别为22,890.00万元、24,010.00万元、49,910.18万元、14,600.00万元。

其中,又以发行人与新疆索科斯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新疆索科斯”)之间发生情形为主要对象。据悉,新疆索科斯为发行人报告期第二大供应商,主要向其采购工业硅粉,2017-2020年1-3月采购额占总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32.89%、26.17%、24.49%、21.27%。

但值得注意的是,申报稿中发行人在2017-2019年三年间,向新疆索科斯各期采购金额却比首轮问询函中披露的交易额分别多出1291.02万元、2765.81万元、2989.72万元。数据存在出入,发行人是否还向新疆索科斯采购其他?

转贷实质上就是截留了银行贷款,并没有直接支付给供应商。新疆大全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息负债高企资产负债率超50%

报告期内,新疆大全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59.13%、48.66%、63.41%、55.23%,超过50%,短期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

报告期内,新疆大全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低于1,且逐年下降,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再一看公司经营现金流情况,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收款一般以银行承兑汇票进行结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03亿元、-4.16亿元、-7.58亿元、-1.49亿元。自2018年以来,公司经营现金流波动幅度较大,且出现收支失衡。

然而公司流动资产中未受限货币资金金额仅4.62亿元,未背书及贴现的银行票据金额为1,295.88万元。难以填补资金缺口,那怎么办呢?借款。

根据公司披露的借款数据,截止2020年9月末,发行人短期借款合计约12.57亿元,以及长期借款(包含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合计约14.40亿元,最长的借款合同终止时间为2024年4月15日。

债台高筑,举债借款经营。

然而,近年来大手笔借款,同时产生高额利息,报告期内,公司流动负债中有息债务金8.99亿元,非流动负债中有息债务金额达14.26亿元;公司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缺口达10亿元。2020年1-9月利息费用为1.34亿元。

此情此景,这已不只是偿债压力的问题了,公司还面临较高的流动性风险。而若未来公司进一步增加投入,则可能加大流动性风险从而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据申报稿,本次发行后,新疆大全将增加产能年产1,000吨高纯半导体材料项目、年产35,000吨太阳能(000591)光伏多晶硅项目。

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建设期以及项目完全达产的过渡期将使得短期内公司的净利润难以实现同步增长。2017-2020年1-3月,发行人录得净利润分别为6.71亿元、4.05亿元、2.47亿元、2.53亿元。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下滑明显。

与此同时,产能扩展的过渡期公司也将面临净资产收益率进一步下降的风险。报告期,发行人净资产收益率(ROE)分别为45.74%、16.96%、7.79%、13.60%。可以看到2019年,发行人ROE仅7%。

而公司低于同行的研发费用率,报告期研发投入累计不到5%,不得不为新疆大全高新技术的资质提出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大全控股股东为纽交所上市公司开曼大全,持股比例为94.26%,实际控制人为徐广福、徐翔父子。新疆大全还是中概股大全新能源的境内主要经营实体。若此次顺利上会,将实现中美两地上市。 (Debicki)

关键词:新疆大全